欢迎你访问青岛资讯网
首页 > 山东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

2020-05-10 13:12:44 来源: 责任编辑:
 

我们这代人,其实早就在逃离中促成了农村的衰落与消亡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最近,合村并居的风声传遍山东每个角落,各种复杂的情绪弥漫在空气里。

引起波澜的,是山东省自然资源厅组织的一个研讨会。

此次会上,一批专家对《山东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》《山东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编制导则》《山东省合村并居(农村社区)规划指引》进行了研究讨论。

文件主要涉及编制全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,指导各地完成县域村庄布局,制定全省合村并居规划指引等内容。

这是实质推进2019年山东省“加快推动乡村振兴和巩固提升脱贫攻坚成果24项政策” 的具体步骤。

24项政策中有一条提到:科学有序推进合村并居,以县为主导、乡为主体,不下指标,不定时限,积极扎实稳步推进,不留后遗症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虽然政策文件讲的都很好,可是具体到千家万户,合村并居到底怎么搞?短期内很难给出一个明确图景,不免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。

如果单凭农民的既有经验判断,这会不会是新一轮拆房上楼运动?

此前,青岛胶州已经先行开展合村并居,656个建制村合并成119个新村,460个村庄将整合成82个新社区。

村庄即将消失,从此乡愁变成一幢幢高楼。

其实,村子早就开始消失的步伐。

一个时期以来,不少地方以各种名义,整片整片推倒农村的瓦房和平房,让村庄变成社区,让农民像城里人一样住进楼房。

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,甚至闹得血雨腥风,制造了不少社会矛盾,成为对农民的变相剥夺。

如果没有足够完善的产业升级和社会保障,离开土地、离开老宅的农民,必然会失去根本,以至动摇国本。

“农民住进楼,好日子到头。”

“城里人越拆越富,农村人越拆越穷。”

类似俗语不是空穴来风,或多或少反映了一部分农民的心声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现在,掀起新一轮“合村并居”,绝不是盖几座楼集中居住那么简单,农民的一些顾虑和担忧不能不倾听,农村的一些实际情况不能不考虑。

比如,农民最大的利益是什么?

土地,土地,还是土地。

祖祖辈辈赖以生息的耕地、山林、滩涂、河流、湖泊,还有房檐下的宅基地,是农民最长远的利益、最稳定的压舱石。

按说合村并居后,能够节约出更多的土地,这些土地是牢牢地抓在农民手里,还是从农民手里拿走,这是不可回避的核心问题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再比如,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问题。

不可否认,不少农村公共设施建设较差,教育、医疗、出行、取暖、用水、如厕等方面相对落后,如果按照城市楼房集中居住模式改造,会较好解决这些问题。

但也要防止按下葫芦浮起瓢,一些问题解决的同时,带来另一些新问题。

农民住进高层楼房后,农具、车辆怎么放,粮食存哪里,想养家禽怎么办?

不要以为这些是可有可无的小问题,田园风光,人间烟火,青山绿水,不就是这些东西吗?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还有乡土情感问题,农村的老房老屋最养老寿星。

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,在合村并居的大潮流中,如何保护他们不被打搅的宁静与安祥,如何让他们死亡之后归葬大地并得以祭祀,是最现实的道德话题,也是最普遍的人道主义课题。

除了单纯调整土地资源,合村并居背后还隐藏着深刻的社会治理、传统文化和道德建设问题。

当然,困难再多农村改革的步伐不能停滞,因为改革是唯一出路,能不能振兴不好说,至少免于更严重的衰败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长期以来,农村、农业和农民始终在向外输血,为国家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,现在到了需要反哺的时刻。

回馈农村,对上一代农民是慰藉,对新一代农民是尊重。

如果能够让农民像上世纪包产到户那样,看得到真正的实惠和红利,相信无论怎样合并、怎样调整,他们都会举双手欢迎,都会死心踏地支持拥护。

如果农民不能参与主导自己的命运,如果农民不能获得实实在在利益,无论口号呼喊得多么响亮,无论政策设计得多么周详,都很难激起他们发自内心的积极性主动性。

农民富,农村稳,农业强,就能够保证社会稳定富裕的基本面。

所以,牢牢维护和坚决保证农民利益,应高悬于合村并居政策设计、执行全过程。

而农民的利益范畴,既有眼前可期的金钱,也有长远的稳定保障,还有无形的精神价值,忽略哪一方面都不行。

山东农村的数百年未有之变!合村并居,村子即将消失……

山东有4900万农村人口,6.9万个村庄,这些村落至迟形成于数百年前的明朝年间。

1949年建国时,行政区划的建立和调整过程中,基本未触及村这个自然单元。

现在,工业化、城市化浪潮汹涌而至,农业社会几近名存实亡。

合村并居,或许只是农村解体过程中的一个名词概念而已。

我们这代人,其实早就在逃离中促成了农村的衰落与消亡。

可是,那里还有父辈亲人,还有祖坟故园,还有离愁思念。

山水草木,乡音田陌,有不舍的依恋,有归来的冲动,眷眷难舍又无能为力。

也许那些从大槐树下走来的祖先,承载着的也是这般苦难。

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数百年未有之变不可阻挡。

希望巨变之中,能有人为天下苍生计,让百姓莫遭涂炭俱欢颜。

[责任编辑:]

头条信息

热点文章

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。 邮箱:123456789@qq.com

青岛资讯网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